“灵活用工”开启社会化用工新时代

日期:2020.08.11       来源:合理税收计划

“灵活用工”在市场上已经广泛使用,但是在我国法律上没有下过定义,也没有明确解释过“灵活用工”。


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《关于我国灵活就业情况的统计分析》曾把灵活就业人员区分为以下三部分:


1、是自营劳动者,包括自我雇佣者(自谋职业)和以个人身份从事职业活动的自由职业者等;

2、是家庭帮工,即那些帮助家庭成员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人员;

3、是其他灵活就业人员。主要是指非全时工、季节工、劳务承包工、劳务派遣工、家庭小时工等一般劳动者。


这三种“灵活用工”,还都是比较传统的模式,主要是从劳动者就业的角度出发。按照这个定义,灵活用工是相对于正规用工(全日制劳动关系)而言的一种用工形式,即除全日制劳动关系以外的其它所有用工形式都是灵活用工。


事实上,这种“除全日制劳动关系以外的用工形式”的定义,确实获得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肯定。但他们同时也提出了担忧,这样的定义方式概念未免太大,而过大的定义。


近几年随着互联网、高科技的快速发展,新业态下形成的各种“平台型用工”,正作为新的灵活用工业态迅猛发展。


上海市总工会在为灵活就业群体定制的基本保障时,则将以物流快递员、家政服务员、护工护理员、网约送餐员、货运驾驶员等为典型代表的平台型灵活就业群体纳入其中。


由此,上海《劳动报》结合多方释义,将“灵活用工”定义为:包含以非全日制用工为代表的时间上的灵活、以劳务派遣为代表的雇佣形式上的灵活、以业务外包为代表的服务形态上的灵活,以及以平台型用工为代表的就业形式上的灵活。



平台经济新业态的发展源自于“互联网+”的逻辑,属于互联网给生活或工作方式带来的变化,是原来的传统经济形态向平台经济形态转换或被替代的表现。


新业态—“灵活用工”
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数字革命对传统的用工方式也带来巨大变化,包括上班的方式、考核的方式,管理的模式,沟通模式等变化,对原来全员“朝九晚五”的统一固定工作模式带来变化。


因此,关于工作的方式相对于传统用工来说,在工作时间,工作地点,工作方式,个人与单位的隶属关系等方面均表现的更加灵活。基于互联网产生了灵活就业与灵活用工的就业方式与用工方式。


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平台企业选择灵活就业。平台经济下的灵活用工增加了就业岗位,便利了劳动力供需双方的对接,且其较高的职业自由度更加契合年轻劳动者群体的择业需求。但也随之出现了很多用工争议。


一些平台用工争议之所以产生,在于未能清晰区分平台用工中的各种不同形式,没有充分认识到此类新型劳动形式的特殊性,导致用老办法管理新业态的错位。新业态用工的载体是平台经济,平台经济的载体是电子商务平台。因此,新业态用工的法律依据是《电子商务法》。


灵活用工的依据则是《劳动法》,个人无论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或信息网络提供服务,还是通过传统的线下方式提供服务,其提供服务的行为均属于“劳动行为”,因此,在劳动行为中出现的任何问题,均应当按照《劳动法》、《劳动合同法》以及《社会保险法》等法律来进行救济。


灵活用工究竟带来了什么?

亚马逊通过调研发现:在采用了灵活用工的大公司里,员工的拖拉现象减少了42%,工作效率提升了33%。员工会把重心放在及时、高质量地完成工作上,而不是“磨洋工”等着下班。


不只能提高效率,“灵活用工”模式的核心用来解决企业突增的、巅峰期的、季节性的人员需求,打破用工地域、用工时间的限制,从根源上解决企业用工难和贵的问题。相比于建筑工人、家政保洁、话务客服等传统灵活用工岗位,软件开发、财务会计、创意策划等高级专业人才,也更愿意采用灵活的工作时间,按照专业成果通过灵活用工平台与企业进行合作。这种合作制关系,将成为企业主流用工模式。


在宏观上,灵活用工将会促进区域间高端人力资本的平衡,自由职业者整体的流动趋势是从生存成本高、节奏快的发达城市流向生存成本低、节奏慢的小城市的,但这一趋势并不适用于高端人才,尤其是新兴领域的高端技术人才。


大多数的高端技术人才都集中在发达城市,其他城市想要发展新兴产业,就算给出很高的福利待遇,也很难获取到高端技术人才。


因此,人才共享机制成为了促进区域间高端人力资本平衡的重要措施。由于经济形势、企业需求、新一代就业人群思想的转变等多方面的因素,灵活用工将在大到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、新兴领域的健康发展,小到一个项目的完成、个人价值的充分实现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首页

服务项目

电话咨询

誉联(北京)企业管理有限公司